当前位置:方趾圆颅健身归化猛将+培养青年 日本篮球或正在赶超中国
归化猛将+培养青年 日本篮球或正在赶超中国
2022-07-06

在击败了曾获得世锦赛冠军的女篮之后,日本队在2017女篮亚洲杯夺冠,太阳旗升起在印度的班加罗尔。

而就在这场比赛之前,日本女篮在一场颇受关注的比赛中,以74-71逆转战胜中国女篮晋级决赛。尽管缺少了渡嘉敷来梦与吉田亚沙美这内外线两大绝对核心,但日本女篮在亚洲范围内,依然展现出了强大的力。如今她们已经成为亚洲女子篮坛当之无愧的王者。

这一次亚洲杯的赛场上,尽选主力出战的中国女篮,负于两大核心缺阵的日本女篮,只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偶然事件。但一个不容否认的现实却是,近年来日本篮球呈现出了极其凶猛的进步势头,并且可能正在全方位的赶超中国。

不断吸纳归化球员和混血球员,被日本篮球视作短时间内最行之有效的提升实力的方式。

几乎就在女篮亚洲杯的同一时间,在意大利举行的女篮U19世青赛上,日本女篮大胜西班牙挺进四强。要知道,西班牙女篮可是世界超一流强队,多次打进世界大赛四强。虽然日本女篮在半决赛上输给强大的美国女篮,不过她们仍将与女篮争夺U19世青赛季军。而内线主力李月汝被征调至国家队参加亚洲杯的中国青年女篮,则负于,被挡在了四强之外。

在新一届的U19日本女篮当中,出现了三位别样的面孔,其中有两人则是拥有黑色皮肤的运动员。她们分别是斯蒂芬妮-马乌里(图片中后排左4)、莫妮卡(后排右3)以及梅(后排左5)。斯蒂芬妮-马乌里原籍非洲加纳,她出生于1998年,身高181公分,司职前锋。她还有一个姐姐,名叫艾瓦尼-马乌里,出生于1995年,身高同样为181公分。2012年U17女篮世青赛,艾瓦尼就已经代表日本女篮出战,并且表现出色。据了解,姐妹两人出生于加纳,但是很小的时候随父母来到日本,并加入了日本国籍。

其实,有两人对于中国球员来说很熟悉,在最近的一次比赛,2016年的U18女篮亚青赛决赛中,斯蒂芬妮-马乌里与梅与中国已经交过手,当时中国决赛中78-47大胜夺冠,马乌里作为日本队长仅得到4分,梅也只有6分,可以说,在这次比赛中,中国的年轻球员依旧还有很大优势。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相比去年,日本U19女篮又补充了一位黑人球员,就是莫妮卡。她出生于1999年,身高181cm,入选过日本U16,不过在15年的U16亚青赛中她并没有代表日本出战。而她的身份值得注意,就是一名混血球员,她的父亲是尼日利亚人,母亲是日本人,这种混血类型的球员也是日本篮协近期格外重视的。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普遍认为在青年级别的比赛中,中国女篮依旧是霸主。但日本女篮能够不断补充外籍归化、混血球员,并且将她们带上国际大赛的舞台,已经出一个信号,那就是会重点培养她们,为未来向正牌国家队输送人才打造一个良好的基础。而今年世青赛上日本女篮成绩狂飙突进,甚至完全超越中国女篮,则应当引起足够的重视。

而在男篮青年队阵中,同样不断补充着混血和归化球员。在本月初落幕的男篮U19世青赛上,参赛的3支亚洲球队中日本青年队成绩最好,排名第10创队史最佳,韩国队和伊朗队分列第14和15。而日本国青队之所以有突破,主要得归功于混血球员八村的出色表现。而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国青男篮甚至没有打进本届世青赛。

八村的父亲来自西非的贝宁,母亲是日本人,1998年2月8日,他出生于日本富山县。目前身高2米,司职大前锋。在2013年的U16亚锦赛上,他场均能贡献22.8分、12.6个篮板、2.8次盖帽以及1.3记抢断,表现非常全面。在2014年的U17世青赛上,八村场均得到22.6分和6.6个篮板,当选赛事的得分王,他也成为日本篮球历史上首个界大赛中荣膺得分王的球员。尤其是在与美国国青队的比赛中,八村独得25分。“八村是日本篮球未来的希望,”一位日本体育官员曾经这样评价说,“他具备篮球运动员的超强天赋,他运动能力突出,个子也高,打的又聪明,他不仅篮球智商高,而且训练很努力。”

而在本届世青赛上,八村在本届大赛表现出色,场均出战31.4分钟,场均得到20.6分11个篮板2.4次助攻1.4次盖帽,效率值23.7,各项数据都是日本国青队最高。此外,他的两分球命中率达到53.3%,三分球命中率达到32%。最终,他的得分排名本届U19世青赛的第2位,篮板排名第3,盖帽排名第5,两双次数(6次)排名第1,效率值(23.7)排名第1。

与中国农耕文明思想下,难以接受外来归化球员不同。日本的岛国性格和海洋文念,拥有更强的包容性。在日本女篮里,除了美国人之外,来自中国的球员占到不小的比例,最出名的就是曾为中国国青女篮主力中锋的李明阳(日本名杉山美由希)。此外,中国球员朝喜(原名王岑静)和川村李沙(原名李莎莎)也相继被日本女篮归化。而本次日本男篮出征亚洲杯的阵容当中,也出现了来自中国的张本天杰(原名张天杰)的名字。

除了归化球员之外,日本篮球也有着深厚的青年人才根基。在日本,几乎所有体育运动都是以学校体育为依托。 对于篮球更是这样,因为不具备如棒球般“群众基础”,要想打篮球,沿着小动团,国中、高校、大学篮球社的道是一个最简单的选择。日本健全的高中联赛制度也帮助日本篮球在年轻人的群体中迅速招揽了人气。

在日本高中届有三大篮球赛事,最有名的是7月底8月初的“Inter High”,就是全国高中篮球大赛,除此之外,还有10月左右举行的综合性国民体育大会,也就是《灌篮高手》中的“秋之国体”以及于12月底1月初比赛的全国高校选拔赛。

在日本有很多以篮球著称的传统高中强队,《灌篮高手》中的出现的许多学校也都有着现实的参考样本。其中,武藏野北高校是湘北的原型,镰仓高校是陵南的原型,能代工高是山王工高的原型。到2007年为止,能代工业一共拿了58个“全国大赛”的冠军。其中一年里三个全国大赛都拿冠军一共有7次,是日本高中篮球真正的“王者”,而日本第一个成为NBA选手的田卧勇太就是从能代工业走出的。

而在职业体育的层面,一纸全球禁赛令,也促使日本篮球进行了大刀阔斧的。在日本的三大球中,足球的职业化最为彻底,篮球次之。过去,日本国内的篮系被分成了日本篮球协会的NBL联赛和由职业化篮球队组成的BJ联赛,并且一直无法整合。日本篮球协会还因此在2014年遭到了FIBA的禁赛处罚。

禁赛之后,在日本和日本文部省、奥委会的压力下,原来错综复杂的日本篮球协会高层全部辞职,发展较好的日本足球协会的前官员们进入了篮球协会代管。原先的日本足协、有着“日本足球教父”之称的川渊三郎成为日本篮球协会的会长,成立了委员会,吸纳双方的人员进入委员会进行协商解决。不过双方依旧谈不拢,最后川渊三郎用铁腕统和,将两个联赛的原有理事代表全部出了日本篮球机构,用手段任命了新的机构人员。这场管理层的变化引发了日本篮球界的巨震,原来日本篮球协会有近90人的理事和执委,如今被裁撤成了6个人。精简人员之后,不仅提升了行政效率,也更加强化了日本篮协的权威。

在国家队层面,日本篮协也采取了在足球界更为有效的一些方式方法。比如2015日本女篮的集训是从6月开始的,期间经过了6次强化集中,并请了外教帮助训练。她们先是在东京的味之素国家集训中心从6月10日到7月15日集训3次,每次集中大约2周,每次集训期间,给队员们5天左右的休息时间,以保持球员的兴奋度。随后在7月23日-8月10日,日本女队前往和进行了海外远征,在这两个地方和以及队进行了热身赛。显然这是有针对性地对中锋更为强悍的中国队进行的有的放矢的热身。整个日本女队的6次集训跨度长达3个月,这也是历史少见的。但这样的改变最终催生了日本女篮强大的战斗力,她们在那一年的亚锦赛决赛中狂屠中国队,傲然登顶。

如今,日本篮球正展现出的野心。2020年奥运会将在日本首都东京举办,而他们也希望能够在此次比赛中,在多个项目上获得历史性的突破,篮球当然也是其中之一。在西亚诸强已经出没落颓势的当下,日本则极有可能成为中国篮球在亚洲范围内的最有力对手。中国的篮球人才基数远非日本能够相比,日本想要完全撼动中国篮球在亚洲的地位,依然有着巨大的难度。

方趾圆颅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